舒曼的交响曲

0 Comments

一位指挥家朋友前不久告诉我,他在为自己的乐团安排2014年的演出计划时,剧院方面却“婉拒”了指挥家希望上演舒曼交响曲的请求,理由是舒曼的作品不好卖票,中国的观众还无法接受他的作品。笔者听到这个故事后既觉得有些好笑又深感无奈。舒曼的四部交响曲相比起同时代的门德尔松与勃拉姆斯,的确比不上前者的清新明快,也不及后者的厚重深沉,但也因为其浪漫与幻想的气质而自有迷人之处,更是笔者心中的最爱之一。细想起来也确实是这样,北京上一次有乐团演出舒曼的交响曲似乎还是在2011年,上海与广州等城市的情况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在国外,这四部交响曲早就属于音乐会上的常规曲目,不仅经常上演,观众也十分喜爱,从来没听说过担心票卖不出去的情况。

前几天,小提琴家宁峰在国家大剧院的独奏音乐会上演出了斯特拉文斯基的《意大利组曲》与施尼特凯的《古风格组曲》。这两部作品包含了人类在小提琴上写出的最美妙的旋律,但几乎所有小提琴家都因为担心卖不出票而不愿意选择这类作品,宁可挑选一些能够旱涝保收的。在后台见到宁峰时,他坦言选择这些作品一定是要承受一些票房上的压力的,但如果他不做这些事,就不会有任何人做了,中国的听众只能永远在音乐会上聆听千篇一律的音乐。

由于惧怕压力,中国有太多的剧院与艺术家都被迫做着迎合观众的工作,所以中国的舞台上,芭蕾舞大多数是《天鹅湖》与《胡桃夹子》,却不知现代芭蕾艺术早已发展得一日千里;音乐剧只有《猫》与《歌剧魅影》,却不知今日的纽约百老汇早已彻底告别了人们印象中的那个时代。剧院如果无法实现从“迎合观众”到“引导观众”的转变,主动承担起带领观众开拓为止领域的责任的话,中国观众的艺术鉴赏能力恐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仍然只能维持现状。

在12月7、8日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给了笔者不少启发。指挥家瓦莱里·捷杰耶夫此次带领这支乐团在大剧院演出三场音乐会,曲目全部都是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除了观众已经相对熟知的《火鸟》、《春之祭》与《彼得鲁什卡》之外,还包括许多已经被观众遗忘了的作品。为了演出这套音乐会,剧院派出了5位钢琴家、4位独唱家以及大编制的合唱队——在过去几年里,这套阵容已经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城市演出,不仅得到了观众与评论界的好评,也成为了剧院创收的重要来源。通过主动引导观众了解陌生的艺术,甚至通过这样的模式去获取经济利益,马林斯基剧院的成功其实已经为中国苦苦陷于节目重复怪圈的剧院们提供了绝佳的思路。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听到舒曼的交响曲在家门口上演将并不是什么难事。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